頭號餐飲產業媒體
投稿

打假只是為了賺錢?揭秘餐飲界職業打假人

· 2021-09-10 09:30:08 來源:《法治日報》 1793

吳羨最近和一款云吞面“杠上了”——他在某品牌線上店鋪買了3085公斤的港式云吞面,花費49977元;在鑒定機構檢測該批云吞面硅酸鈉(俗稱水玻璃,非食品添加劑)含量嚴重超標、與商家協商無果之后,將商家告上法庭,要求十倍賠償。

一審及二審法院以吳羨提供的證據證明力不足、鑒定機構無食品鑒定資質等為由,駁回其訴求。“我決不放棄!這款云吞面肯定有問題,月銷量那么大,得危害多少人?”吳羨說。

今年27歲的吳羨是一名食品領域的職業打假人。像他這樣,主動尋找存在問題的食品,知假買假進行索賠,并以此為業的職業打假人,在當下已經形成了一個不小的群體。

職業打假人如何打假?商家、普通消費者如何看待這種行為?這一群體何去何從?帶著這些問題,《法治日報》記者近日走進這一群體,深入調查食品領域職業打假人的現狀。

走上職業打假道路

被威脅恫嚇太常見

吳羨是經他人提供線索盯上這款云吞面的。當收到總重量超3噸的面后,他立即找了一家鑒定機構進行檢測,結果顯示這款云吞面硅酸鈉含量嚴重超標。

為了打假這款云吞面,吳羨前后投入了近8萬元,這讓他一時無法接受訴求被法院駁回的結局,也讓他認識到,打假還需要向師傅好好學習。

他的師傅是打假圈“大神級人物”林楊,專打有問題添加劑或有害化學成分的食品。

7年前,林楊因朋友買到問題手機幫其維權而走上職業打假的道路,后來他專攻食品領域,戰績斐然:一批生產、銷售添加有西布曲明(可能增加嚴重心腦血管風險)的減肥藥、添加有西地那非或他達拉非(壯陽藥的成分)的保健品商店,因其打假而賠償、被處罰甚至關停。

在打假圈名氣漸大的同時,林楊的生活也不可避免地受到了很大的影響。“被威脅恫嚇、被尾隨跟蹤,我都不敢告訴家人自己在做什么。”他說,為了防止被他打過假的商家或廠家上門找麻煩,他在自家門口、車里都安裝了攝像頭。

在他的打假團隊里,一名剛剛大學畢業的女生曾被人拿刀威脅“再來我就弄死你”。

吳羨也經常收到一些商家的騷擾電話和威脅短信,令他印象最深刻的是一個售賣違法添加有害成分減肥藥的商家,發來短信稱:“我父母重病,還有小孩要撫養,你現在這樣搞我,小心我跟你同歸于盡。”

斟酌再三,吳羨回復他:“首先我并不是要敲詐你,我的訴求就是你承認這個商品有問題,將這些商品下架。你賣有害的減肥藥,又破壞了多少個家庭?”

經過反復溝通,那位商家承認了錯誤,下架有害商品并關閉店鋪。

面對記者,林楊并不否認,自己靠打假獲得了一些經濟利益。“不賺錢的話,又有多少人能無私地去做這樣一個吃力不討好的事兒呢?而且,打假成本很高,需要做成分檢測,訴訟周期一般較長,很可能大把花錢,幾個月下來毫無成效。”

采訪中,林楊的一句話令記者印象深刻:“我們打假不單純為了賺錢,否則還不如去賣那些問題食品,因為他們成本極低、利潤極高,而真正受到懲罰的卻不多。”

一些打假手段非法

“吃貨”抱團牟取私利

25歲的陳東見過職業打假人的另一面。

當時還在讀大學的陳東在網上偶然看到一個“兼職交流群”,他進群后發現,群公告里寫著:拜師學藝,可以輕松月入5000元。沒多想,陳東直接給群主付了600元學費,簡單學習之后接到了自己的打假第一單——在某購物網站買了一部翻新手機,然后到相關部門投訴,商家賠了他1200元。

陳東告訴記者,并非所有人學習后都走上職業打假人的道路,有些人學習后則通過非法手段打假,給職業打假人“抹黑”,職業打假人將這些人稱之為“吃貨”。

陳東揭露,“吃貨”們往往抱成一團,有人在網上發現可能存在問題的店鋪后,下單購買商品,同時選擇僅退款不退貨的方式,不花分文獲取商品,留為己用或者轉賣獲利。如果商家有意見,就號召群里的“吃貨”們進行集體舉報,這種情況下,商家通常會選擇息事寧人。

記者以“打假”為關鍵詞,在社交軟件上搜索相關群組,可以檢索出多個號稱打假維權、打假學習的群組。記者以“新人,想學習如何打假”為由申請加入幾個群組后,立刻便有號稱職業打假人的賬號要求添加好友。

這些所謂職業打假人的套路基本一致:直截了當明確收徒教人打假需繳納學費,學費最低89元,最高988元。一旦被質疑收費問題,對方立刻甩出幾張“商家轉賬”截圖并表示“一單回本”。

在其中一個打假學習群里,一位自稱“經驗豐富的老打假人”的賬號分享了“免費吃粽子”的文檔:在某網絡平臺上搜索“粽子”,點擊銷量,單筆價格控制在40元以內,到貨以后熟粽子都是密封包裝,直接拿刀劃開就說漏氣了,要求退款……

有人稱贊正義之舉

有人批評牟利搗亂

作為職業打假人的對立面,商家是如何看待這一群體的?

說到職業打假人,北京市西城區一家副食品店的老板語氣中充滿了憤怒:“職業打假人就是騙子!他們抓商家小毛病就是為了獲利,我們開個小店本來就挺不容易的,還總有這樣一群人來跟你搗亂,這么做買賣能踏實嗎?”

而當記者提出,職業打假人發現了其店里哪些食品質量或安全問題時,這位店主以不方便說為由拒絕回復。

柴娜曾開了一家網絡店鋪,主要銷售進口食品。今年3月,陸續有位于上海的用戶在店里購買大量商品。她本以為是大生意,結果卻收到了來自上海法院的開庭通知。

“我這才知道那幾個單子背后都是職業打假人。他們收到貨后,以進口食品沒有中文標簽為由起訴到法院,要求十倍賠償。”柴娜說,剛開始,她試圖溝通,但對方拒絕協商直接說“法院見吧”。

無奈之下,柴娜下架了店里的所有商品,關閉店鋪。在她看來,官司難打。“我即使勝訴了,他們也沒什么大損失,而我還要承擔去上海的路費、住宿費等。如果敗訴,賠償之大不敢想象。”

充滿怨言的商家不在少數。9月4日,記者在微博搜索關鍵詞“打假人”,點擊實時微博發現,最新發布的10條相關微博中,有7條都在吐槽打假人群體。其中,微博網友@白癡笑西瘋發文稱:“一個打假人為了坑錢的投訴,害得多少電商人不眠不休。”

在知名職業打假人王海的微博賬號中,其精選微博第一條發布于2019年10月10日,有大量轉發和評論,支持和質疑的聲音呈現出比較明顯的兩極分化。

網友觀點

微博網友@YK哥哥2009稱:“職業打假人的集體沉默,是我們這個社會的退步和悲哀。多一些王海,就少一些傷害。王海加油,我們挺你!我們的社會需要更多的王海站出來。”

而另一位微博網友@曾經的青春2015則稱:“職業打假就是敲詐勒索吧,只會帶動社會上的地痞流氓敲詐超市和電商企業,擾亂社會治安,假打假真敲詐。”

北京中凱(上海)律師事務所律師杜鵬在打假圈頗有名氣,經手過多起打假起訴案例。在他看來,食品打假人這個群體不用人為拔高,但也不應污名化。食品打假人就像啄木鳥一樣——啄木鳥捉蟲子,首先是為了吃飯,而不是做森林衛士,但這個行為會間接地有利于社會。

“的確,從主觀上看,或許食品打假人的主要動機不是凈化市場,而是為了賺錢。但如果一提到賺錢,大家就嗤之以鼻,稱其為‘以惡制惡’,過分拉高對職業打假人的道德要求,何嘗不是對不良經營者的縱容?”杜鵬說。

地位處于模糊狀態

打假群體何去何從

職業打假人到底算不算消費者,受不受《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等法律的保護?

記者近日就職業打假人的主體地位、相關執法情況等向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發函采訪,截至發稿前未得到回復。

據華東政法大學經濟法學院教授任超介紹,多年前公布的《消費者權益保護法實施條例》(送審稿)規定,“消費者為生活消費需要而購買、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務,其權益受本條例保護。但自然人、法人或其他組織以牟利為目的購買、使用商品或接受服務的,不適用本條例”。目前,該條例尚未出臺。

記者注意到,哪怕是職業打假人,有關部門對食品這一特殊領域的打假人,態度也有所不同。

2018年5月1日實施的《深圳經濟特區食品安全監督條例》規定,在受理投訴舉報時,監管部門如發現投訴人超出合理消費或者以索取賠償、獎勵作為主要收入來源的,可以終止調查并將相關線索納入食品安全風險監測范圍。但是,可能引發食品安全事故或者涉嫌犯罪的除外。

而最高人民法院新修改的《關于審理食品藥品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則明確,因食品、藥品質量問題發生糾紛,購買者向生產者、銷售者主張權利,生產者、銷售者以購買者明知食品、藥品存在質量問題而仍然購買為由進行抗辯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同時,對職業打假人群體存在的一些亂象,有關部門也是果斷出手。

今年6月13日,上海市市場監督管理局在對上海市十五屆人大五次會議第0451號代表建議的答復中表示:在近年的掃黑除惡專項斗爭中,本市將涉嫌違法犯罪的“職業打假”行為納入整治之列,加大排查力度并向相關部門移送了“職業打假”涉黑涉惡線索,有力遏制了涉嫌違法犯罪“職業打假”行為的高發勢頭。

 

地位的模糊,也讓很多執業打假人不知何去何從。采訪臨近結束時,林楊在電話里沉默良久后稱自己打算“停手”:“我總覺得這樣不是長久之計,我會考慮換個方式生活。”(文中林楊、吳羨、陳東、柴娜均為化名)

  • 收藏

寫評論

0 條評論

    這里空空如也,期待你的發聲

聯系人:黃小姐

聯系電話:13728049024

love直播app下载最新版_love直播app下载地址_love直播app下载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