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號餐飲產業媒體
投稿

鹵味乘風破浪,千億市場誰能站C位? || 品類洞察

紅餐品牌研究院 · 2020-07-03 21:59:51 來源:餐飲品牌觀察 4816

導語   

一道鹵鴨子,孕育了3個上市鹵味食品企業。而鹵味里還有鹵雞爪、鹵豬蹄、鹵牛肉……這里面的可挖掘和發展空間,也很大。

出差時,從高鐵站帶一份鴨脖上車,用嘴細啃的過程讓人欲罷不能;下班了,去菜市場順帶捎一份豬蹄、豬耳朵回家,下飯都更香了;逛街時,和朋友點一份雞爪或者棒棒雞,配上一杯茶飲就能消耗一個無比愜意的下午……

國人的日常生活中,已經少不了鹵味的調劑。

據統計,2019年中國鹵制品行業市場零售規模達1100億元,同比增長20%。預計2020年,中國鹵制品零售額將達到1235億元。  

鹵味零售市場已經是一個價值千億元的賽道,但絕味鴨脖、周黑鴨、煌上煌這三個鹵味“巨頭”加起來的市場占有量,也不到20%,剩下80%多依然多是無品牌的中小商家。 這是一塊大蛋糕,而各方對這塊蛋糕的爭奪也從未停止過。

在鹵味零售高歌猛進之下,鹵味餐飲這兩年也成為了餐飲人投資的熱門賽道。潮汕的鹵鵝、隆江豬腳飯,長沙的熱鹵,以及四川的辣鹵火鍋先后在市場上掀起浪潮,新做法、新場景和新營銷,讓這一古老烹飪重新煥發生機。

可以說,不管是零售還是餐飲,鹵味都具備誘人的市場空間。今天,觀察君為大家梳理:鹵味如何乘風破浪。

1

千年鹵味,千億市場  

1、2000年鹵味

鹵,是中國最悠久、最常見的烹飪手法之一,中國吃鹵味的歷史可以追溯到兩千年以前。

據載,早在公元前二百多年前,鹵味誕生于四川。蜀郡太守李冰“廣都鑿井”,在當時打井取水的基礎上開鑿大口淺井,鑿出井鹽之后,又以花椒調入,開始形成鹵味制作,用以佐酒下飯。

鹵味廣泛興起,是在唐代,文人入蜀,吟詩會友之際,就常用鹵味下酒。

而到了明代,隨著《飲膳正要》和《本草綱目》的問世,朝野人士更加重視食療。有些既能防病、治病,又能產生香味、達到調味目的的藥材也被用作了鹵菜調料。

之后隨著時間的推移,鹵味逐漸有了地域性差異。 按地域分,有南鹵北醬之說;按顏色分,有紅鹵、白鹵之差。如廣鹵中的白切雞就是典型的白鹵;四川鹵菜屬紅鹵,重麻辣;湖北鹵菜甜辣為主;江浙鹵菜濃油赤醬等等。

兩千多年的鹵味發展到今天,可謂花樣繁多。雞鴨鵝、牛羊豬、蘿卜土豆毛豆……不管是肉類還是蔬菜,都能在鹵鍋里翻騰出美味,而區域之間的飲食差異和口味喜好,使得各地的鹵味都有自己的特色和代表,如潮汕的鹵鵝,廣州的白切雞,四川的麻辣兔頭、棒棒雞,福建的鹵雞爪,江浙的鹵毛豆等等。

至上世紀90年代到20世紀初這段時間,是鹵制品行業崛起的年代,其中鴨類鹵制品最先冒頭。  

1993年,鹵制品第一股煌上煌創立,1995年周記怪味鴨(周黑鴨前身)創立。與此同時,鹵制品店的各個家庭作坊也在各大街小巷、村落等地密集出現。2002年久久丫成立,2005年絕味鴨脖也誕生了。

正是這年之后,資本們開始意識到,原來鴨類鹵制品居然是一個風口,緊接著“鹵鴨們”開始借著風口和自身品牌化的辨識度瘋狂圈地,之后不到十年,煌上煌上市,周黑鴨、絕味等品牌也相繼完成資本化轉型。其他各式各樣的鹵味品牌也如雨后春筍般出現,直到現在,鹵味才真正進入了快速成長期。

2、千億級市場

據統計,2019年中國鹵制品行業市場零售規模達1100億元,同比增長20%。預計2020年,中國鹵制品零售額將達到1235億元。

這其中,鹵鴨脖、鹵雞爪是鹵味中的佼佼者,創造了不少“小品類大市場”的奇跡。一道鹵鴨子,成就了絕味鴨脖、周黑鴨、煌上煌三個上市公司,絕味鴨脖的門店突破10000家,久久丫、辣小鴨等鹵鴨品牌門店也有上千家。而鹵雞界,紫燕百味雞、鹵人甲、洪瀨雞爪等品牌也有門店上千家,有各自深耕的區域市場。

鹵菜從一介市民飯桌上的佐酒下飯菜,到成為年輕人休閑娛樂必不可少的小吃食品,再到被單獨拎出來作為單品主菜,能夠孕育出千億級市場,跟其品類基因和優勢息息相關。  

(1)有文化背景和廣泛群眾基礎  

群眾基礎和飲食文化,可以說是一個品類發展潛力和最終市場占有量的根基,就如燒烤和火鍋,有區域口味差異,但無人群差別。夠大眾,市場潛力才大,鹵味毫無疑問具備這個基因。

中華飲食兩千多年的過程中不斷豐富、演化,但鹵味自始至終沒有離開過餐桌,上到文人雅士,下到市井小民,不分東西南北,都吃得津津有味。

與此同時,各地的鹵菜也逐漸形成了一套自己的制作工藝,在配方和制作過程上各不相同,不同的鹵味飲食文化也隨之產生,具有差異性和獨特性。

(2)重口味,強社交屬性  

全國各地的鹵味,酸甜咸辣口味皆有,但總的來說大部分以咸、辣等重口味為主,容易讓吃貨們上癮。

而自古以來,鹵味就具有強社交屬性。鹵味興起于文人雅士吟詩會友的酒桌上,邊作詩邊喝酒邊吃鹵味小食,相當于現在和朋友喝啤酒擼串聊天的場面。而這也是鹵味零售快速發展的重要原因之一,不管是絕味鴨脖、還是周黑鴨,都以日常休閑小吃定位,切中日常社交場景。

(3)堂食、外帶、外賣,經營模式多樣且靈活  

從商務宴請到傳統活動,從街頭檔口到小吃零食,鹵味的消費場景非常多樣,堂食、外帶、外賣都可成為鹵味的延展賽道,而且價格也可隨場景變化,可高可低。

鹵菜經營模式也靈活多樣,線下可以擺攤、開店,線上可電商零售,也可以供餐飲門店批發銷售,做早餐、小吃輔助也行。

(4)易標準化,投資小靈活,適合創業  

對于缺乏資金的創業者來說,鹵味是個不錯的選擇。鹵菜制作的用料、用量、時間等有比較固定的標準,易于標準化。

開一家鹵菜熟食店的門檻也不高。鹵菜門店可大可小,大可以做成百來平米的快餐店,小可以是僅幾平米的熟食檔口,還可以直接擺攤就賣。選址靈活,菜市場或農貿市場附近、居民小區門面、學校門口皆可,投資金額幾千到幾萬不等。

2

鹵味零售:一馬當先,二馬緊隨  

小說家池莉寫的一本叫做《生活秀》的書虛構了吉慶街的一個小攤,讓鴨脖成為了全國知名的美食。鴨脖這一行迄今為止還孕育出了3個上市公司:煌上煌,周黑鴨和絕味鴨脖。

鹵味一路走來,踩得最正確的點,就是確定休閑小吃這個定位,將鹵味真正從正式的餐桌上解放出來,成為一個可以隨時隨地、想吃就吃的休閑小吃。  鴨脖的走紅可以說是一個意外,但是卻將原本風平浪靜的鹵味市場攪得波濤洶涌。

上市之后,這三個品牌一直都在你追我趕,“三足鼎立”的格局早已確定,但“鴨王”的爭奪從未終止。

三者的江湖地位從最開始煌上煌上市捷足先登,到周黑鴨業績遙遙領先,再到絕味鴨脖后來居上,率先突破萬店規模,通過實打實的業績增長拉開了與前兩者之間的距離,成為名副其實的“鹵味第一股”。但這個格局,在周黑鴨宣布開放單店加盟之后,又不穩固了。

而“三巨頭”之外,在區域市場還有不少鹵味零售“區域霸主”也在加快圈地步伐,搶占市場。

1、一馬當先——絕味鴨脖

鹵味“三巨頭”中,絕味鴨脖已經一馬當先。

絕味食品以加盟模式為主,早在2008年前后,絕味鴨脖就確定了“跑馬圈地,飽和開店”的策略,由此開始在“開店”這條道路上加速狂奔。近年來,絕味每年開店800-1200家,截至2019年6月,全國合計擁有10598家門店, 其加盟店渠道收入占該公司收入90%以上。

較快的開店速度是推動絕味鴨脖收入業績穩步增長的主要原因。

2019年,絕味營收為51.72億元。  從三個品牌的銷售利潤對比可以看出,絕味鴨脖的凈利潤近幾年穩步上升,從落后周黑鴨十幾個百分點到反超兩個百分點,僅用了4年時間。

在規模效應之下,絕味鴨脖的優勢明顯。一方面,開店的成本費用被攤薄;另一方面上游采購議價能力進一步提高,成功控制能力較強。此外,自建的強大供應鏈能力也是絕味鴨脖的核心優勢之一。

目前絕味擁有投產及在建工廠20余家,每個工廠在300公里運輸半徑內可完成當日配送,配合萬家門店可覆蓋全國31個省、自治區和直轄市。而周黑鴨目前只有5大生產基地,煌上煌只有6大生產基地。工廠布局程度決定了門店擴張的廣度及物流配送等成本,配合門店密度,就能顯示出強大的規模效應。

雖然在業績上,絕味鴨脖目前已經完成了對其他兩個品牌的碾壓,但它還無法高枕無憂。

對于加盟品牌來說,品牌做大的關鍵在于保障單店盈利,單店盈利的高低決定了加盟商擴張意愿的高低,這是加盟體系得以維持的關鍵;而同單店收入下門店規模又決定了品牌的規模,是實現門店復制的關鍵。  

實現以上兩點則要求門店提供穩定標準的產品和服務,并具備良好管理復制能力來實現門店擴張,其背后要求體系有較強的門店管理能力、供應鏈管理能力及人才管理能力,同時也需要完善的信息系統作為支撐。這些方面絕味鴨脖也有在完善,但完善的速度是否能跟上過快的開店速度,這需要時間驗證。

2、絕地反擊——周黑鴨

相對之下,周黑鴨的品牌價值感要明顯高于絕味鴨脖和煌上煌,這原本是它的優勢,而如今卻成了絆腳石。

周黑鴨品牌定位高,門店選址以高鐵、火車站等交通樞紐中心,以及一、二線城市核心商圈、地鐵口等高勢能、高人流區域為主。因此,價格高、毛利高是其主要優勢。

2019年,周黑鴨營收31.86億元,毛利56.54%,是三巨頭里毛利最高的,但其凈利率卻只有12.79%,低于絕味鴨脖。毛利高而凈利率低,說明開店成本和經營成本高,這就是一直困擾著周黑鴨的核心問題。

在沒有開放加盟之前,其全國1000多家店全靠直營統一管理、調度,直接面臨著來自于原材料、租金、人工等成本所帶來的壓力。重壓之下,周黑鴨的經營費用率持續上漲,有數據顯示,周黑鴨的銷售費用率從2014年的20.73%上升至2019年的35.56%。

在相對高勢能人流區域選址開店,用較高定價以支撐高運營成本,而高定價下沉困難且高勢能區位有限限制了門店擴張,一方面導致規模優勢難以顯現,降本較為困難,另一方面使消費便捷性大打折扣。  

也正是因為直營模式成本高,而獲得盈利回報的時間周期長,才讓資本方不看好周黑鴨。無奈之下,周黑鴨不得不改變思維方式和經營模式,從2019開始絕地反擊。

△ 圖片來自周黑鴨公眾號

先是大幅調整人事,管理團隊注入新思維。新任CEO張宇晨走馬上任,他曾任職于寶潔、歐萊雅等國際知名企業,有20多年的消費品運營和管理經驗。此外,有20多年麥當勞從業履歷的謝軍具體負責特許經營業務。而后,在11月開放城市特許加盟;時隔半年,今年6月份周黑鴨再降身段,開放單店特許經營。

單店加盟主要針對中小投資者,只要加盟者擁有優質的鋪面資源三年以上穩定租期,自有資金30萬元以上即可在其官網申請加盟。周黑鴨預計,未來3年內,特許經營門店數會超過自營門店數,并期許未來特許經營門店的凈利潤等于或高于自營門店。

與此同時,周黑鴨還加強產品研發,更新店面形象,拓寬銷售渠道積極求變。從這一系列雷厲風行的措施可見,周黑鴨爭做“鴨王”的決心。周黑鴨本身具有較強的直營管控能力,品牌勢能也相對較強,開放加盟之后的表現非常值得期待。

 3、奮起直追——煌上煌

煌上煌本是休閑鹵味零售第一股,2012年搶先上市。  但在和周黑鴨、絕味鴨脖的你追我趕中,煌上煌逐漸落了下風。2012-2015年間,其公司因策略不當導致擴張步伐減緩,業績下滑明顯;2016年后,公司進行組織變革,調整激勵機制及銷售策略,收入業績才重回正軌。

△ 圖片來自煌上煌公眾號

2019年,煌上煌營收21.2億元,凈利潤2.2億元,遠不如另兩個競爭對手。從數據來看,其營收和利潤相對上一年都是正增長的,但我們仍能在其業績變化中察覺到一絲疲態——走過2015年的低谷之后,2016年業績獲得了較快增長,但2017-2019年,相比同樣以加盟模式快速開店的絕味而言,利潤率的增長卻十分緩慢。

前有強敵阻擋,后有追兵林立,煌上煌目前的形式并不樂觀。門店規模上不如絕味,而品牌力以及產品特色方面又不如周黑鴨,煌上煌的特色和優勢非常模糊。

據了解,煌上煌主陣地在江西、廣東、福建、遼寧,在這些區域占據了市場領先地位。而今年的計劃是新增加5個省區,去開拓山東、廣西、貴州、川渝等新市場。那么,如何做好既有市場的深耕,以及新市場的開拓鞏固,是其當下需要面臨的最大挑戰。

4、區域“霸主”——紫燕百味雞、久久丫等 

周黑鴨、絕味食品和煌上煌雖然號稱“鹵味三巨頭”,但實際上,三者所擁有的市場占有率并不算高。根據公開的數據顯示,在休閑鹵制品行業中,前五名的市占率僅僅只達到了20%。

而三巨頭之外,各區域也有各自的“霸主”。如長三角地區的紫燕百味雞、鹵人甲、久久丫、留夫鴨;福建鹵雞爪“頭牌”洪瀨雞爪;川渝地區廖記棒棒雞、降龍爪爪;東北地區的辣小鴨。

這些區域品牌都各有特色,從不同的細分領域切入市場。而在同一個區域密集開店,讓他們更了解當地人的喜好和消費習慣,從而在產品口味和服務方面更有優勢,品牌也深入人心。

這些品牌中,紫燕百味雞不可小覷,按年齡排,這個品牌是鹵味零售領域的老大哥,成立于1989年,目前市場占有份額超過煌上煌,排第三。而與三巨頭的休閑小吃定位不同的是,紫燕百味雞的定位是佐餐連鎖品牌,其目標群體是廣大家庭消費客群,在長三角區域非常有影響力。

總的來說,目前休閑鹵制品行業仍以小作坊經營模式為主,行業格局較為分散,鹵味行業絕對的王者還未出現,任何一方都存在獲勝可能性。

食品產業分析師朱丹蓬也指出,現在鹵味行業的競爭還處于“跑馬圈地”階段,門店是衡量競爭力的主要標準。誰擁有更多門店,誰將可能占有更高市場。而鴨脖三巨頭的競爭,還應提升至品牌之爭。未來布局新零售,會是提升自身品牌的增分項目。

3

鹵味餐飲:老鹵新做,創新才有生機  

鹵味,最初就是家庭餐桌上的佐食下酒菜。只是在休閑鹵味零售品牌的強勢發展之下,鹵菜的佐餐、餐飲屬性逐漸隱藏在了市井之中。近年,鹵味被深入挖掘、重新包裝,走向餐飲品牌化之路。這其中,最知名的代表就是潮汕鹵鵝、長沙熱鹵和川渝辣鹵火鍋。

1、潮汕鹵鵝:模式創新是亮點

在潮汕,鹵味有“一味甲天下”的美譽。潮汕人愛鹵,街頭巷尾經常可見鹵味店,鹵鵝和隆江豬腳飯是其中最負盛名的品種。

2016年前后,潮汕鹵鵝被人盯上,在深廣兩地誕生了不少鹵鵝單品品牌,其中獅頭牌鹵味研究所、物只鹵鵝和陳鵬鵬鹵鵝飯店廣受關注,前兩者還受到資本青睞,創立不久便獲得了融資。

餐飲人用全新的思維包裝鹵鵝,使其走上了品牌化發展路徑。其中最亮眼的地方,便是他們在品類經營模式上的思考和創新。

·物只鹵鵝建立了“堂食+外帶+外賣”三合一、實體門店加外賣配送店兩種模 式;

·獅頭牌鹵味研究所同時開啟了大、中、小三種門店:分別承載外賣、快 餐、正餐的消費需求;

·陳鵬鵬鹵鵝飯店只做堂食和外帶,通過高性價比產品和商圈高密度布局。

在全新的商業模式的開發下,鹵鵝也開始充滿了想象力。如今回望,新的鹵鵝品牌在潮式鹵味的基礎上進行了創新升級,產品、環境和玩法更符合新一代消費者的口味和審美,因此才會一炮而紅。

如今4年過去,鹵鵝即將走過一輪發展高峰,這3個品牌都有了各自的發展方向:陳鵬鵬鹵鵝飯店走正餐路線;獅頭牌鹵味研究所正餐+快餐并行,整體偏快餐化;物只鹵鵝則開放全國加盟,走社區路線。

遺憾的是,即使在資本的加持下,鹵鵝這個品類至今也沒能走向全國,只能在區域深耕。究其原因,還是飲食習慣的桎梏。  鹵鵝雖在廣東地區存在上千年,形成了固定的消費習慣,但廣東以外的人吃鵝的人很少,這是品類和品牌發展過程中最大的阻礙。

而在鹵鵝艱難深耕的時候,另一種潮汕鹵味——隆江豬腳飯也在走向品牌化。在廣東,隆江豬腳飯就像蘭州拉面、桂林米粉一樣,長年有品類無品牌。

今年潮汕牛肉火鍋品牌八合里海記子品牌豬戈戈超級豬腳飯創立,以鹵豬腳飯為主打產品,配以潮汕鹵味小吃,現鹵現制,通過大眾點評可以查到目前已經有5家門店,后續發展如何也值得關注。

2、川渝辣鹵火鍋:鹵味場景感的升級

辣鹵是四川麻辣鹵水的簡稱,麻辣鮮香,種類有鴨脖、雞爪、肥腸、冒結子等。辣鹵火鍋就是用鹵菜涮火鍋吃,鍋底也會加一些鹵水,增添香味。

2018年下半年,辣鹵火鍋在川渝萌芽,發展迅速,著實小火了一把。辣鹵火鍋比較常見的是店中店模式,在火鍋店里開辟一個鹵味小店,單獨提供各種鹵味,讓顧客一進門就能看到師傅現鹵、切配和裝盤鹵菜。

不同于傳統鹵味,火鍋店的辣鹵為了強調場景感以及健康性,基本都打出“現撈”旗號。 鹵味的目標群體不再是家庭客群,而是年輕人,因此不管是在制作還是呈現方面都非常強調場景感。如裝盤多用竹制籠屜代替普通碟頭,有的甚至像港式茶樓一樣在食客間推車叫賣。

辣鹵火鍋目前比較知名的品牌是由明星陳赫參與投資的賢合莊鹵味火鍋,明星營銷效應加上辣鹵火鍋興起勢頭,通過加盟的形式,快速在成都、長沙、上海、廣州等地開出100+門店。

辣鹵火鍋一度被人稱為是“火鍋界革命性的創新”,受到追捧,但實際上其模式成功與否還有待時間驗證。

豪蝦傳創始人蔣毅表示,“鹵味火鍋說是火鍋品類的創新,并不貼切,它只是菜品緯度的增加而已,沒跳脫火鍋的范疇。而依靠菜品的供應增加而做出不一樣的吸引力,這背后代表的其實不是產品能力,而是營銷能力。 ”他指出,辣鹵火鍋表面看起來,各品牌之間是菜品的經營,背后的本質,其實還是營銷和宣傳的競爭。

3、長沙熱鹵:重塑品類價值感

長沙熱鹵,是將已經鹵制的食材加熱后的鹵菜,或者是剛剛鹵制即食的鹵味,一般作為熱菜上桌。其中最出名的一道菜叫熱鹵四合一,食客可自由搭配四種葷素菜,然后下鍋現鹵,拌在一起上桌。

長期以來,長沙熱鹵也是餐桌佐菜、或者在小吃店里出現。2016年,盛香亭新式熱鹵將熱鹵標準化,改老鹵為現鹵,瞄準年輕客群,一改鹵味店街邊選址,把店開到了商場里。

△ 圖片來自盛香亭官方網站

盛香亭對傳統湘式熱鹵的改造,一在制作上流程上標準化,以及改老鹵為現鹵,更注重食品健康而不是傳統習慣;二是改變消費場景,把街邊店改造成符合年輕人審美的商場店,通過品牌的塑造,提升了品類價值感。

另有一個鹵大姐鹵粉王,以鹵粉為主打,伴以鹵豬腳、鹵牛肉、鹵蛋等熱鹵鹵味小吃,走高性價小吃快餐路線,即可以是休閑小吃,也能吃飽,占領了鹵粉賽道。

從潮汕鹵鵝、長沙熱鹵、川渝辣鹵火鍋的興起,我們不難看出,要讓日常生活中看起來平平無奇的傳統品類煥發生機,關鍵在于創新,消費場景、營銷包裝方式、經營模式上的創新,讓人耳目一新,才能成為消費者關注的焦點。  

4  

拓寬邊界,鹵味還有哪些可能?     

鹵菜如今既有餐飲正、快餐屬性,又有休閑小吃屬性,經營模式可以很靈活,因此受到不少創業者的關注。但在鹵味巨頭們的陰影之下,鹵味還可以怎么發展?

在紅餐網聯合創始人樊寧看來,未來鹵味有三個發展方向值得大家關注:一是食品化方向,鹵味線上零售拓展;二是在這兩年興起的夜經濟消費場景中,鹵味有極大的發揮空間;三是占據強大的區域市場壁壘,割據一方、再圖進取的發展戰略。  

1、鹵味線上零售

在鹵味新零售上的布局,周黑鴨最為積極。除京東、淘寶等超級流量入口外,周黑鴨全面進駐外賣平臺,甚至加入了新興外賣平臺“順豐豐食”。今年4月份開始,他們還分別通過與流量明星、權威媒體、公益組織合作等方式,參加多場帶貨直播。

財報顯示,2019年,周黑鴨線上和外賣渠道收益為3.56億元,貢獻23.8%收入。相比之下,另兩個“巨頭”對線上銷售就冷淡很多,2019年絕味鴨脖線上收入729.37萬元,煌上煌線上收入0.8億元。

休閑鹵味品牌不太重視的線上銷售,反而被三只松鼠、良品鋪子等綜合類休閑零食電商品牌搶得了先機。  據了解,2019年,三只松鼠肉食鹵味營收超12億元,占比公司總營收超12%,僅次于堅果和烘焙,同比增速40%。可見鹵味線上零售的市場空間很大。

在消費者早已習慣網購,三四線以下的下沉市場都被拼多多占領的今天,線上休閑鹵味市場必然又是一塊大蛋糕,而目前來看,搶食這款蛋糕的品牌還不多。

2、打進夜宵市場未嘗不可

2019年下半年,以北京、上海為首的多個城市紛紛出臺政策,促進“夜經濟”發展。“夜經濟”一時間成為人們討論的“熱詞”。

肯德基反應迅速,去年7月份就針對消費者的夜宵需求,上線“川香燃辣擼串桶+香鹵系列產品”,其中香鹵系列包括香鹵雞翅尖、香鹵手撕雞、香鹵雞肫、香鹵雞心4款產品,這些產品的銷售時間從上午9:15-次日凌晨5:44,供應時間長達20個小時左右。

餐飲業內人士一致認為,肯德基此次選擇串串和鹵味作為夜宵新品,劍指潛力巨大的中國夜宵市場,而這兩個品類接地氣、年輕化,是強勢的餐飲細分品類,而且適合連鎖品牌標準化生產,便于品控。

而在夜宵時段里,鹵味+酒館是一種值得研究的模式。廣州獅頭牌鹵味研究所即有一種“威士忌+鹵味+JAZZ”的鹵味酒館模式,以潮汕鹵味為主打,配以威士忌等洋酒,形同于潮汕的夜宵“打冷”,非常適合夜宵場景,其門店開在廣州的高端商業區,目標是中高端白領消費人群。

鹵味做夜宵,可以是鹵菜單品,也可以做其他品類的配菜。  如在成都、西安、長沙等地,也有不少鹵味小酒館出現,有的以“鹵味+燒烤”烤鹵的形式出現,而相對于燒烤,烤鹵又有更入味、更有嚼頭的特點,能夠快速抓住消費者的味蕾。

3、區域市場大有可為

鹵味雖然全國都有,但其實和燒烤一樣,帶有非常濃郁的地方特色,正如上文所說,四川鹵味重麻辣,湖北鹵味重醬,醬味濃郁重口,而福建的鹵味則鮮嫩微甜。

一方面,口味差異和喜愛的食材不一樣,給鹵味品牌的發展帶來了局限。  如早期絕味鴨脖和周黑鴨在走向全國的過程中,就因為各地對辣味和辣度的接受程度不一而在部分區域市場受阻,最后不得不推出不辣的口味,以及給辣度分級。

另一方面,地域之間人群消費喜好和鹵制產品的差異越大,也意味著鹵味市場有更多入局的機會,因為這樣更容易形成品牌差異化。  “如果覺得全國鹵味市場的競爭太激烈,目標太大,退而求其次,深耕區域市場不失為明智之舉。”樊寧指出,立足本地,針對有高認知度的市場發力,憑借專業的產品研發和生產,就很容易在本地市場立足。

蘇州有一個名為“杜三珍”的鹵味老字號就是深耕區域市場的范本。鹵味中,江南糟鹵的關注度比較低,但“杜三珍”在當地頗有名氣,它懂得傳統蘇州人的口味喜好和消費習慣,并將其融入到產品的研發制作中,招牌產品糟鵝和醬肉尤其受當地人喜愛。憑借著當地人的認可,杜三珍在江蘇開出近150家門店。

5  

不可忽視的鹵味隱患  

1、食品衛生和安全隱憂

鹵味店多是隱藏在社區、農貿菜市場邊角里的檔口,在大部分三四線城市很多就只有一個鹵味小攤車。而鹵味幾乎都是熟食,保質期不長,放置在空氣中極易變質。一方面存在極大的食品衛生隱患,另外也給人鹵味廉價、上不了大雅之堂之感。

如果鹵味的生產環境不改善,很難提升品質感。而在這一點上,鹵味或許可以向麻辣燙學習。

麻辣燙最初在四川的時候也就是街邊的冒菜攤,后來在楊國福、張亮麻辣燙等頭部品牌的帶領下,開門店、進商場,品類的衛生安全標準不斷被改善、提升,整個品類的價值感也得到了極大的提升。

此外,鹵味中藥物和添加劑含量超標也是一個極為嚴重,且必須受到重視的問題。  

首先是藥物成分添加。  上文提到,中國人重視食療的進食習慣可以追溯到上古時期,早自明朝開始,有些既能防病、治病,又能產生香味、達到調味目的的藥材就被用作了鹵菜調料。如今的鹵水很多還是沿用古方,加入了中藥成分熬制,如果其中一些藥物搭配不當,就很容易造成食品安全隱患。

其次,鹵味里防腐劑超標、添加上癮成分的事例也屢見不鮮。  如鹵味里添加亞硝酸鈉等食品添加劑,而亞硝酸鈉有弱防腐作用,少量的亞硝酸鈉加入到肉類中可以起到一定的增色作用,過量食用則會嚴重危害健康。

2、同質化嚴重

鹵制品行業另一個廣受詬病的問題是同質化。

首先是口味上十分相近,難有區別。  鹵味配方極易獲得,想讓消費者能夠一口區別出來,除非把產品口味真的做到了極致。同時,隨著辣味風行全國,各地的鹵味為討好消費者都做成辣味,逐漸迷失了地方鹵味的口味特色。

其次食材上大同小異。  做鹵鴨的出了三個企業上市,久久丫、辣小鴨的門店也有上千家,這些品牌在經營模式上各有特色,但回歸到產品層面,依然逃不過產品同質化的問題。各家產品大同小異,都是鴨脖、鴨掌、鴨胗配蓮藕、毛豆、土豆等蔬菜。

近幾年,火的鹵味品牌多是做禽類產品,很多人也都跟著做鹵鴨、鹵雞,沒有自己的產品特色,也就很難做成功。其實鹵味產品種類豐富,五花八門,不需要都做大做全,切入細分市場也很有“錢途”。 

近期,一個瞄準雞爪這一細分市場的品牌獲得千萬級天使輪融資。這個品牌從零售和餐飲兩個方向發力,在零售端,泡椒雞爪、鹵雞爪等多口味雞爪零食是其主力商品,銷售渠道包括線下品牌連鎖店和線上兩個方面;在餐飲端,則定位為雞爪預制品供應商,主要向燒烤店供應烤雞爪預制品,模式足夠差異化、垂直化,市場潛力不小。

鹵味市場的想象空間足夠大,目前頭部品牌占據的只是冰山一角,如何讓水面下的冰山浮出水面?值得大家好好思考。

結語   

鹵味售賣方式靈活,既能當飯桌上的主角,又能做茶余飯后的配角,各種消費場景都能適應,再加低門檻,投資可大可小,因而具有非常大的市場發揮空間。

這些年在三個休閑鹵味上市企業的帶領下,鹵味正受到資本和市場的高度關注。處在成長階段的鹵味紅海市場遠未達到,巨頭格局也尚未完全定型,未來發展值得期待。

 

撰稿 | 陸沉   編輯 | 樊寧 齊宇

設計 | 黃李輝

 

參考資料:

1、2020中國鹵味報告出爐!

2、2020年或達到千億市場規模,鹵味界該怎么玩?|連鎖餐飲老板內參

3、絕味周黑鴨煌上煌上演“三國殺”,鹵味爭霸誰能笑到最后 |北京商報

4、絕味周黑鴨的新煩惱 |十億消費者

5、麻辣火鍋配鹵味,是創新還是一陣瘋?|紅餐網

6、人!間!爆!款!大!鹵!鵝!|紅餐網

  • 收藏

寫評論

0 條評論

    這里空空如也,期待你的發聲

聯系人:黃小姐

聯系電話:13728049024

love直播app下载最新版_love直播app下载地址_love直播app下载ios